谁没有耐心,谁就没有智慧。 - 萨迪
一朝飞花浅夏来
2017年08月25日  爱雨菲  文章阅读网
从春天走到这个燃烧的季节,忽听一声炸雷,雨打芭蕉,蝉叫蛙鸣,万物肆意喧泄。夏天,潮湿的空气总嫌有些粘稠,如同某一刻的心绪,灵魂不能安然入梦。或许生活让你觉得太过煎熬,履步岁月,空旷的身体偶感凌乱,一潭碧水中挣扎,却依然坚守岁月的信念。
喜欢在这样的浅夏,守着窗台上的迷迭香,美人蕉,去重温古诗词中的平仄韵律,邂逅千年前的豪放与婉约,忧伤与哀愁。夏日炎炎,美丽的花儿这时候盛开,那些沁人心脾的激情,就如一朵朵氤氲的夏花,闪烁着酌酌光芒。如果说春花的开放是因为风的慰藉,那么夏花则是由于微熏的阳光,激情的嘣发。
记得好几年前,也是五月下旬了,去西藏出差,非常喜欢少数民族的独特风情,而这个季节却是醉美。布达拉宫门口很多虔诚长叩的藏民,那个地板已经磨得油光水滑。最吸引人的还是看盛开在雪域高原的格桑花,藏族有个这样的传说:无论谁只要找到八瓣格桑花,就找到了幸福。据说格桑花由格桑活佛变成,被藏族人民称其为吉祥花。他们千百年来世代繁衍,不屈不挠,顽强的生活在高原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就如这格桑花一样,历经岁月风吹雨打的沧桑,依然顽强屹立在纯洁的雪域高原。
不同的花开在这个季节,一缕清香中释放,吐蕊的芬芳,与大自然一起共鸣,欢唱。独领风骚的紫薇,秀美而端庄;冰丝翠玉的香玉兰,随风潜入的暗香,令人荡气回肠;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可谓谦谦君子,有风骨和傲气。哦,一朝飞花又交换一季,那种熟悉的温软,淡淡的风起,淡淡的花香曼妙于空气中,撩拨着绵绵无尽的思绪。
不知道是浅夏赋予了这些花的优雅,还是这些花惊艳了唯美时光。让人忍不住端详红如火,粉如霞,白如雪的浓淡相宜。亦或,这就是不显山不露水的张扬,一旦绽放,是少了娇弱的厚重,是经历过后沉淀的美,风姿绰约,反复咀嚼,如沉年佳酿历久弥香。
走过平湖秋月,看惯经纬纵横,很多事不期而遇,又总是在遇见与离别中徘徊。一朵飞花飘落,一个季节,一幅画卷,卷卷袅娜,清新美丽。凡尘来往,春夏秋冬里坐看云起,每天仰望天空,似乎是老样子,实则不同。因为无数个青春,已经消耗掉,纵然如此,我还是抑制不住的捡起一朵花瓣,勾勒风动它时的绝美姿态。
我素喜夏季,总以为烟雨的江南这个季节最美,不曾想山城也雨丝飘零,独霸天空,才不管你喜不喜欢,任性的挥洒在田间,山野,城市的大街小巷,常常会连续好几日。经过雨水冲刷的绿草花朵更加精神,如是恋着梦中的一枝花,衣裳一角的淡雅,及其绚烂的展开,轻轻地与泥土私语。
于我,更喜欢简单,简单的看一朵花,简单的写一段文字,简单的在人生路上行走。对于做人,有自己的准则,任何事物没有绝对完美,让遗憾随风而去,试着去憧憬,学会去适应。每天清晨睁开眼,可以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可以享受每一天的阳光沐浴,可以如夏花一般,无论生在草丛或是高原,用生命去沉淀五颜六色,让身姿无论何时何地也是淡定从容。
一直以来,坚持着写字,想写的很多很多。写过故乡,雨雪,青山绿水,石板小巷,总有写不完的风景人生。所以,会一直在这条路上,兜兜转转里笔耕不缀,堆砌细腻的情感。把冰冷的词藻捂热,待到月上枝头,一份素心里静候,也算是多年以来对文字的不辜负。
红尘的念想在词里纠缠,上下两阙词韵,总有意想不到的转折,让你中毒,而后又给你解药。落花逐水泪满襟,许言相思却相离,生活就是这样,花舞花落泪,花哭花瓣飞,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黛粉花瓣随风而下,一壶花酿,有晓月残风,有轻盈纸伞,不饮自醉,醉在绝世的温润与清影里。
生如夏花般绚烂,不凋不败,妖冶如火,让纯美惯穿于世俗的凄风里,让丰肌清骨的傲然。心境离尘嚣远一点,离自然近一点,就算时间满面晦暗,希冀就不会误入歧途。安居一隅,人生不足而畏,幸与不幸,全凭自己,活着,就是生活最好的成全!
(摘自文章阅读网)
 
沈阳农业大学学生处主办   
回顶部
地址:沈阳市东陵区东陵路120号  邮编 :110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