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 - 韩愈
在一行诗里读你
2017年08月16日  潋素月  散文网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光窗,射进了我的房里,那样金色的,柔软的,盛夏的气息,让我想到了你,想到了你的笑,你是那样阳光一般的男子,温暖,深情,骄傲,却又愿意为爱妥协。
隔着几千公里的距离,我就坐在朝阳的这一端,听你,想听清你平静的呼吸下是否会跳动着想念我的话语?是否,依旧是那样的含情脉脉,一如往昔?我想想你的那一刻,向阳花一定是开满了我的心里,否则,我又怎么会就那么呆呆地望着蔚蓝的天,傻笑?怎么会顷刻间仿佛心就飞出了好远,好远?
是不是,那日的空气太暖,阳光太过灿烂?我捧着书站在窗口,看着书的扉页时,文字里竟都是你的回首的影子,牵着我从马路的一边到另一边,不肯松开的手,像极了此时我不肯放过的那一行小字,那样谨慎小心的眼神,直直地穿透了我的灵魂,只一眼,便让我今生沉沦在你的影子里,沉沦在你温暖而宽厚的手掌心里。
阳光底下,有些细小的微尘在飞舞,它们飞进一行诗里,仿佛在念叨着过去,我看了这行诗很久很久,我开始像往常一样地在诗里读你。
那个春,春花开满山野时,我正在一行诗里读你,你是和煦温暖的阳光,是鲜活而有生机的绿,是天街小雨润如酥的温柔,是万条垂下绿丝绦的清新。那个夏,夏风吹遍大地时,我还在一行诗里读你,你是清凉温情的薄荷,是夏日热烈的骄阳,是满架蔷薇一院香的静美,是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惊艳那个秋,秋枫飘落脚下时,我仍在一行诗里读你,你是银杏飘飞的唯美,是枫红遍地的浪漫,是湖光秋月两相和的怡人,是天阶夜色凉如水的寂静。那个冬,雪花飞扬空中时,我依然在一行诗里读你,你是皑皑白雪的纯粹,是山野苍茫的平静,是晨起开门雪满山的惊喜,是放船闲看雪山晴的悠然。
总在想,多年后,是不是还会有人记起,那一句我们念了千百遍的诗句“以我心,换你心,始知相忆深。”,它曾经是那么层层叠叠地,装满了我们年轻时的回忆,还有回忆里那么美好的我,和你。那一小片我们曾一起看过的格桑花,在火车站的一角,是不是依然开的热烈饱满?是不是依然会像今日的我们一样,在这个夏日笑得那么那么灿烂?是不是还会记得去年的夏天,有一对牵手的恋人,曾在这里柔情言语,书写过浪漫?
那是个五月吧,紫藤萝还热闹的日子里,你曾说过,曾那么温柔地对我说过:相思无所寄,且待春风起。江山何足道,花开只为你。
我微笑回应: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这是刻在我心里的回忆,在每个细雨纷飞,夜静无人的时刻里,让我可以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念起你,一遍,两遍……千遍,万遍,却从不会觉得厌倦。
你听,风,又吹醒了一树蝉鸣,而我在这样墨色的夜里,小憩在书的上半卷上,正对着你送我的转运珠呢喃不休,我曾是那样羡慕过别人的女子,可如今,却因了你,我成了别人艳羡的人,多好,时光曾那样猝不及防把你送来我身边,那样刚刚好的时间里,让我遇到你,多好!
手指拂过风敲打着的窗檐,目光所及之处,是书的下半卷,那是我许久不曾说起的期盼,是你依然牵着我,带着你与生俱来,向日葵一般迷人的笑脸,穿越这温暖而又深情的人间,在我读你的那一行诗里,陪我走着,走着,走到再无归程的永远……
摘自散文网)
沈阳农业大学学生处主办   
回顶部
地址:沈阳市东陵区东陵路120号  邮编 :110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