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工作,并不是用力量而是用耐心去完成的。 - 约翰逊
做一个“散淡”的人
2017年08月11日  淡墨耘中子  中国散文网

老父生前喜唱京剧,而且唱念做打无所不能。虽不属专业,但常登台演出,据说能唱十几出整出的戏,擅唱很多名唱段,尤其喜欢唱诸葛亮。所以“空城计”中诸葛亮的“吾本是卧龙岗上一个散淡(呐)的人……”一段,印象特别深刻。

散淡是什么?不知道。以前查过,没查到。后来靠自己来悟,好像也悟出了个八九不离十:“散”是散漫悠闲,“淡”是淡定从容。诸葛亮都说自己“是一个散淡的人”,想必这个词肯定不孬。因此我就喜欢上了,并时常拿来形容自己的心态、本性和境遇。常常将这句话挂在嘴边:我本是一个散淡的人……我本是一个散淡的人……其实自己是不是真的散淡,自己也说不清。

反正我认为,散淡应该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心态,一种境界,是内心修行到一定程度所表现出来的那种从容优雅、遇事不乱、宠辱不惊、超然物外,天大的事都不挂于心的状态。从这个角度上衡量,我看诸葛老先生说自己的“是一个散淡的人”像是假话,不算是真的散淡。因为“散淡”与否,主要看其神,不能只看其形。他老先生形似散淡,神却绝对没有。你看,诸葛先生身在茅庐,躬耕陇野,但精神却没闲着。也就是说,他没日没夜地在算计着天下呢!这能算得上“散淡”么?外形散淡,可内心却在蠢蠢涌动。所以当刘关张三顾茅庐时,当一顾两顾时还故意拿捏着,好不容易等到了第三顾便按耐不住积久的渴望,“三分天下”去也!你说这能算得上“散淡”么?天底下能有这样的“散淡”么?无非说说而已。

我喜欢“散淡”。我外表中规中矩,其实内心极为散漫。喜欢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不需要轰轰烈烈,不希望迎来送往,不希望突然来点什么惊喜。最不希望突然接到通知说郭培耘你去接待什么什么要人或参加什么宴会陪某某领导去喝酒。喜欢自由地支配自己支配时间规律地生活。自知干不成大事,所以只能做些小事情;不想管别人,也不想被人管;只想弄明白自家的小事,不想参与国家乃至世界的大事。

喜欢漫游或者云游。星期天节假日外出游玩,往往事先没有计划,没有方向,没有目的地,没有时间限制,也不需要游伴,随心所欲,“脚踩西瓜皮滑到哪算哪”, 没有赶路的执着。

喜欢看电视。看什么不计较,有时一个频道一个频道地转换什么也没完整地看成也喜欢。但是遥控器必须掌握在我的手中——此时,我就像一个国王,不论是谁,不管他是艺术家、企业家、政治家,还是别的什么人,都听从我的指挥,随我的兴趣爱好。让他说他就得说,让他唱他就必须唱,让他住口他就马上住口,让他消失他就立刻消失——这种感觉真好!

内退后突发冥想,远赴深圳新疆“游教”(自造词,游,周游;教,教学)。古人游学,在下游教。——凭情趣自主择业,游教东西南北。传道授业,不离讲堂。途中赏美景,尝美食,交好友,品文化,写闲文,丰富阅历。虽无古文人之文采风华,然亦优哉游哉身心放松。每及一处,其恬淡怡然悠闲自得之情态,均为同行所艳羡。

虽如此,但自忖我还未能完全做到“散淡”,因为“散淡”是在是一种不易企及的境界。在深圳教学期间,我要求学生用一个词或一句话形容自己的个性和追求。当我说出了我的“随其自然,率吾性也”的本性时,学生首肯于我;我公布了自己“游教”的行程,学生憧憬于我。其实,他们哪里知道,外表“散淡”的我却在时时刻刻地为自己的几本书而奋斗呢!还有许多事情耿耿于怀不能放下呢!既为虚名所累,什么都放不下,还有无限的追求和向往,那还“散淡”个什么呢?冠冕堂皇而已矣。

然而,我确实喜欢“散淡”这个词。我要将其作为一种憧憬一个方向一种追求,加紧修行,放下了“利”还要放下“名”,身心轻松,真正做一个“散淡”的人。

(摘自中国散文网)

沈阳农业大学学生处主办   
回顶部
地址:沈阳市东陵区东陵路120号  邮编 :110161